看历史官网怎么样

新闻中心
  • 公司动态

  • 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

您现在的位置:看历史 > 浩瀚历史 > 正文


听雨看剑忆侠情——金庸与南开的缘分

[ 信息发布:管理员 | 发布时间:2019-06-12 | 浏览:40次 ]

  笔试总成绩占考试总成绩60%,面试成绩占考试总成绩40%。

  据报道,新的脱欧协议草案也包括劳工权新保障、环境保护、北爱尔兰边界和继续与欧盟建立临时关税联盟。  年5月20日,朝鲜第22届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览会在平壤三大革命展览馆开幕。据朝中社5月21日报道,来自朝鲜、中国、俄罗斯、巴基斯坦和波兰等国家和地区的450多家公司参展。参展商为本届展览会带来冶金、电子、机械、建材、运输、卫生、轻工业和日用品工业等领域应用先进科学技术生产的产品。在5月20日上午举行的开幕式上,朝鲜对外经济省副相吴龙铁发言说,平壤国际商品展览会已成为推动国家间友好关系、经济合作和技术交流发展的重要平台。

听雨看剑忆侠情——金庸与南开的缘分

陈洪  在他要来的前三天,我突然接到教育部一个任务——到苏州大学评估211的一个项目。 不能迎接,有些失礼,当时就留了一首小诗道歉:“”先生莅南开,我适访东吴。 千里缘何在,侠名满江湖。

”什么意思呢?就是非常巧。 他到南开大学来,南开是我的母校。

我去苏州大学,苏州大学前身是东吴大学,是他的母校。

他到我的母校,我到他的母校,很巧合的。 写了这么一首小诗,算是道个歉。   金庸语言表达能力不太强,所谓的“口讷”,以致有人说他小说里《射雕英雄传》的主角郭靖就有他本人的影子。

由于讲话能力不强,他一般作报告就是半小时到40分钟,可在南开创纪录讲了两个多小时,下台的时候,他的太太非常心疼,就怕他累坏了。

我想这和他与南开之间的特殊缘分有关。

他这次到南开写下一段题词:“半个世纪前,予与南开失之交臂,今日得偿夙愿,大快平生!”原来是抗战期间,他曾被国民党官办的政治学院除名,听到说西南联大的学术风气很开放,心向往之,就报考了西南联大的南开经济研究所。

但是由于囊中羞涩,路途不靖,最后没有报到。

这次南开聘他做名誉教授,他非常高兴,对我说:“当年想做南开的学生没做成,现在做了南开的教授,还是名誉教授!真是没想到啊。

”  除此之外,他跟天津也有特殊的缘分。 金庸姓査。 浙江海宁査家是大家族,历史上出过很多名人,另外还是清代有名的盐商。 清代盐的聚散地,南方是扬州,北方是天津——因为有长芦盐场。

査家在天津曾经有很大的产业,包括一个园林,叫水西庄,是当时天津最漂亮的园林之一。

以至于有红学家——当然是天津的研究红学的人,认为大观园的原形之一包括水西庄。 所以金庸一到天津就跟我讲要去看看这份“祖产”,思古之幽情嘛。 我就给他安排了。 这个水西庄在红桥区,区委曹书记非常高兴,说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,所以搞得很隆重。

结果水西庄只剩下了庄园门口的一个石狮子,别的早就都拆没了。 区领导请金庸先生留下墨宝作纪念,他就写了一首小诗,叫《水西庄有感》,最后两句是“前辈繁华事,后人想象中”。   这是和南开、和天津的缘分。 再附带说说和我本人的几个小小的文字缘。

说几个是前后几次的意思。 如金庸去角逐诺贝尔文学奖,其中就有我写的推荐信,一大篇,列了三个理由,可惜没有成功。

后来他去剑桥读博士,推荐信也是我写的,这次成功了。 这就算扯平了。 四年前,我出访剑桥,还特意去见了他的博士导师麦大维,算是照应一下前缘吧。   最有趣的文字缘是在南开一起吃饭时,座中一个朋友就说起了金庸的文字的功底,说起了他作品的回目很巧妙,尤其是后期的作品。 他说金庸先生,听说您和古龙有过一次PK,古龙拿一个上联来——“冰比冰水冰”,是不是把你给难住了?金庸先生就说了,道路之言甚不可听,我跟他没有那种交集,更没有这件事情。

结果另外一个人就说:“陈先生也有一个上联,在座的有几个人都是这个联语中的人物!当年重金征下联,不少名人来对奖金都没领走,您想不想试试?”当然这是玩笑话了。

金庸先生立刻兴趣就来了。

我这个上联怎么回事呢?那是1995年南开大学换届,当时新任命的校长侯自新,而非常巧的是同一年侯自新的夫人康岫岩出掌南开中学。 南开中学和南开大学在历史上都是张伯苓老校长办的,可以说就是一家。 南开当初是个系列学校,从小学一直办到大学,包括男子中学、女子中学。 建国后分开了,各自为政。

中学是天津市管的,大学是部属的,校长是由中组部和教育部来任命的。

二人同年出任校长,就是太巧了。 那年年底的一个联欢场合,我灵机一动出了个上联,悬赏征下联:“一门二校长,侯门难开”当时绝对是灵机一动,事后一想,这个联表面看着很浅白。

其实里面“消息埋伏”甚多。 从最简单的层面,上下两截的“一门”和“侯门”呼应,“二校”和“南开”呼应。

一门,哪一门?侯门;二校,哪一校?南开。 更主要的是一说到“侯门”,很自然的就会想到一个成语——“侯门深似海”。

而南开校史上有很有名的一个掌故,就是谐音“难开”。

老校长有两段话很有名,一段“可毁灭者,南开之物质,不可毁灭者,南开之精神”。

另一段话是“南开南开,越难越要开”。 所以南开有个谐音,就是困难的难,难开。 于是跟“侯门深似海”又连上了。 侯门深似海,可以理解为南开的门槛挺高的,不是很容易进来的,所以侯门难开。 当初实在是“妙手偶得之”,过后一看挺有味道,挺有难度。

金先生听了来龙去脉,就闭目不语,过了几分钟,就拿过一张餐巾纸,写了下联:“六朝三故都,大江东去”。 他是拿南京来对南开:自六朝开始,三度成为国都,“六朝三故都”。 大江东去,南京很容易想到长江,拿这个大江东去的“东”,对我这个侯门南开的“南”。

这些地方都挺巧。

但是呢我那几重“消息埋伏”却没有:上下之间没有呼应,也没有谐音,也没有历史的故实,也没有成语。 当然,大家还是都说:“对得太好了,陈先生,你赶快兑现你的这个承诺吧。 ”金庸哈哈一笑。

  这件事有趣的是后续的两件事。

一个是午餐结束之后,康岫岩校长跟我说,你们都认为查先生对得不好,但是实际上里面很有奥妙。

他的下联有两个非常奇妙的地方:一个是南开中学和南开大学,不是同时建校,中学的时间要早15年。 但是很巧的是,他夫妻两位出掌南开,都是第六任校长。 而南开系列的学校,当初是分布在三个省区,即天津、云南、四川,六朝三故都的“三”也有着落了。 更有意思的是,你这上联说“一门二校长侯门难开”,我跟我们先生都是校长,凭什么你就说“侯”门?金庸先生把你这个短板给补上了——以南京来对,南京史称“建康”,把我这“康”嵌在里面了。

当时,我听了以后,非常惊讶,冥冥之中若有数在呀。   另一个是过了五年后,我到香港去参加蒙民伟先生的一个活动。 他给南开的学生提供一笔奖学金。

仪式结束后晚餐,我和金庸先生夫妇坐同桌。 金庸先生就跟我讲,说上次我去南开,你弄了一个上联来难我,我当时要还击你,没来得及咱们就分手了。 现在见面了,要再续前缘?有个谜语,请你猜一猜。

他的那个口音我听不太清楚,场面又嘈杂。

我就说请你写下来好了。 他就把菜单翻过来写了。 老先生很有趣,他不小心把谜面和谜底写到一起了,写的是:“陈洪先生校正:诗圣有诗,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 萧萧下者,陈也,长江滚滚,洪也。

弟金庸”。

其实他本来的意思是要出一个谜语,就是杜甫的《登高》诗里有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两句,猜一个人。

如果我猜不出来,他就会说“其实就是你呀”。

为什么呢?南北朝的宋齐梁陈,齐、梁皇帝都姓萧,萧萧后边就是陈霸先做皇帝了了,所以说“萧萧下者陈也”。 长江滚滚,发洪水了,就是“洪”也。

结果呢,一着急,把谜底写出来了,就没能难着我。

  这个小事情很有趣,反映了金庸先生性格的另一面,童心的一面。 那么大年纪了,已经过80岁了,过五六年了,在心里还总惦着这段事,还要略争胜负,实在是一个很难得的事情。

当然也看出文人特有的情趣。   这个小小的文字缘,也是我们回忆金庸先生的南开情缘的一个契机吧。

(题图照片为2001年金庸受聘南开名誉教授后作演讲)。

    以学员报名参加北京地区的双证在职研究生为例,学员可以选择的学校包括了中国人民大学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、中国社会科学院、中国传媒大学、北京外国语大学等等一些学校。

企业简介
  • 公司简介

  • 组织机构

  • 企业文化

新闻中心
  • 公司动态

  • 行业资讯

人才招聘
联系我们
看历史注册
看历史IOS
电话:0917—3667158
手机:15091081240
邮箱:2734922689@qq.com
看历史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7 看历史_中国古代历史www.50788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